光伏产业“复工潮”首日:尽快弥补短期产能损失

光伏产业“复工潮”首日:尽快弥补短期产能损失

自疫情爆发以来,目前全国已经有30个省市自治区启动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一级响应,且在疫情蔓延下越来越多的城市发布延迟开工的通知(www.80380.cn)。除交通运输业、旅游、酒店住宿等重点行业收到冲击相对严重之外,工业生产在用工、订单、库存、生产、运输等方面也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影响。

光伏行业也是如此。而今天(2月10日)为节后首批“复工潮”,在防疫压力严峻的情况下,光伏产业能否弥补因停工造成的产能损失成为新能源行业关注对象。

同样值得注意的是,作为出口发达产业之一,在新冠病毒被列入PHEIC后,光伏产业的出海计划也将受到波及。

复工复产在即

据国家卫健委统计,截至2月9日24时,现有确诊病例35982例(其中重症病例6484例),累计死亡908例,累计治愈出院3281例,现有疑似病例23589例。

疫情重压下,为避免春节后返程高峰造成疫情扩散,国务院将2020年法定公休日调整到了2月2日,而全国多省根据实际情况,也对各大企业提出非保障性产业的公司应当延期不早于2月9日24时复工的要求,较原定计划复工时间延后一周左右。

2月10日为多地有条件复工复产的首日。国内光伏企业主要分布在华东地区,80%的光伏企业都集中在江苏和浙江。以江苏省2月9日下午发布的紧急通知为例,企业只要有效落实各项防控要求,均应予以复工,由此可以预计此后光伏企业将逐渐恢复规模化生产能力。

一季度经济难逃疫情影响,而对于光伏行业而言,影响主要体现在供给侧冲击。根据国家能源局1月30日发布,电力企业应该科学确定复工复产时间节点,及时修订施工作业方案,重新确定合理工期,严禁抢进度、赶工期。

行业分析认为,由于疫情导致2月份工作日减少,光伏企业原定于一季度末(3月31日)抢装工程进度将非常紧张。东莞证券分析认为,若331抢装无法完成,去年未按计划并网的项目将赶在6月30日之前并网,但届时补贴将比原补贴降低0.02元/千瓦时,致光伏企业一季度业绩增速或承压。

不过,随着“复工潮”陆续到来,企业受疫情影响压力有望迅速缓解。协鑫集团相关人士在财联社记者采访时表示,产能会受一些影响,但是一季度是光伏淡季,所以影响能接受。并且随着复工的到来,这种影响很快会消化。

此外,从目前多家企业表现来看,2月10日大部分光伏企业都恢复了生产,规模较大的企业产能在一季度利用率均能保持较高水平,即使人力资源密集的土建项目复工时间也通常在正月十五之后,因此如果疫情能在本月末得到控制,负面影响还将降低。

供给端依然承压

在产能释放下,由于光伏行业工业化生产程度较高,部分产线对人力要求低,即使在春节放假期间,依然可以保持较高比例的产能。同时,有企业人士向财联社记者称,在员工全部着防尘服、戴口罩等配置下进入生产车间,疫情防治可控,对预计复工情况较为乐观。

事实上,扩产是龙头光伏企业维持盈利的基本手段。据悉,以组件行业数据为例,2017年,光伏组件TOP7的企业,产能都处于5GW级别(4.3-6.5GW);2018年,top7中4家企业就已经扩张到了接近10GW级别(8.5-9GW);2019年,TOP7企业继续加速扩张,分别达到了15GW、10GW产能规模。

为保障产能,光伏企业通常在春节假期之前储备充足的原材料、零部件,不会对生产造成明显影响。此外,在1月和2月通常受前一年项目结转影响,因此部分停工对业绩影响有限。而由于企业订单通常采用分批交货的形式,这一季因为疫情导致的递延交货只要不影响最终并网时间点,通常可以在下一季补回。

据光伏头条称,晶科、平煤隆基、东方日升(15.280, 0.12, 0.79%)基本处于满产中,隆基的宁夏基地也按照80%的原计划开工;通威、晶澳、天合、爱旭,协鑫集成(5.190, -0.15, -2.81%)等均有放假,但基本上是2月3日或2月10日开始复工。

不过,由于目前对疫情防控进展尚没有明确预期,如果上游晶硅原料、硅棒、硅锭等企业产量不足,同样可能会顺延传导至电池片和组件制造端,对光伏系统产品生产造成影响。

山东航禹太阳能(3.400, 0.04, 1.19%)董事长丁文磊向财联社记者表示,春节后一个月也是传统上的光伏电站安装淡季,目前来看,此次疫情对光伏终端安装量而言,影响似乎微乎其微。不过接下来疫情何时能结束,则对全年的安装量的影响不能确定。

此外,在交通运输方面受管控压力也较大。有企业反映称,疫情出现后,供应链环节受波及,原辅料运输到位时间有所延长,对组件环节略有影响。而即使如期复工后,能否完成订单交付也可能成为难题,供应不及时的风险仍然存在。

丁文磊也对财联社记者证实该现象。据称,目前对行业上游制造业影响比较大,特别是物流运输这块,原料进不来,成品出不去,很多制造厂家几乎处于停滞状态。

海外市场短期受阻

值得注意的是,光伏制造业近年来保持增长的重要原因在于出口量的增加,对外出口成大幅上升之势。据悉,去年前三季度,我国光伏产品出口额超过162亿美元,到10月份增至175亿美元,全年有望再次超过200亿美元出口额。

其中,组件出口额大幅增长39.6%,出货量达58GW左右,同比增长75%。此外,出口地区呈现多元化趋势,组件出口额过亿美元的地区已超过26个,出货量超过1GW的国家达到13个。

另一方面,我国光伏市场在2019年新增光伏装机量延续下滑趋势。去年前三季度,光伏行业新增装机量仅有15.99GW,同比下滑约54%。分析认为,海外市场对光伏制造业的推动作用不容小觑,一定程度上弥补了国内装机规模的下降。

协鑫集团相关人士对财联社记者称,海外市场方面肯定会受到影响,因为物流发货的问题,所以会影响速度,短期有一定影响。但是今年海外市场需求量大,依然是光伏企业抢占的重要市场。疫情产生后,海外市场供货方面会有影响。

而目前疫情对出口影响程度还未知。今年1月31日凌晨,世卫组织宣布将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列为“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”(PHEIC)。

尽管被确认为PHEIC后不会终止出口贸易,不过一旦疫情被确认为PHEIC,在出口时中国产品会面临额外的检疫,将会使出口成本增加。分析认为,结合疫情的影响来看,一定时间内光伏企业出口货量将大幅减,对我国光伏产业出口贸易带来冲击。

不过,根据,在确定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后,相关情形可按程序随时撤消,并应在公布三个月后自动失效,可修改或延续三个月。对此,行业分析人士向财联社记者表示,随着疫情的好转,跨境订单量也会呈U形趋势,本次疫情对今年我国进出口企带来的长期冲击将有限。

公司名称:合肥市旭升新型电伴热科技有限公司
主营产品:电伴热,电伴热带,电热带,自限温伴热带,防爆电热带